准妈妈怀孕6个月时竟查出宫颈癌!她做出一个决定,为母则刚啊

宝宝选择了我做他的妈妈,我不可能放弃他。我要谢谢爸爸妈妈支持我的决定。我要保护自己的孩子,他们又何尝不想保护自己的孩子。”

6月12日,29岁的陈思(化名)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妇产科的病房接受了记者采访。一周之前,她顺利生下了一个5斤多的男宝宝,争分夺秒地接受了切除子宫和宫颈的宫颈癌根治术,手术很成功。

记者眼前的陈思脸色红润,神采奕奕,像一个普通的年轻产妇一样状态良好。孕期6个月突然确诊恶性肿瘤——宫颈癌,这让她和家人陷入了艰难的抉择。

如今,谈起自己几近“舍命”保胎的沉重决定、惊心动魄的治疗过程,一切好像云淡风轻。但在医生看来,她虽然“豁出去”了,医生却根本没有放弃过这个年轻母亲的生命。

“一个人的生命,永远掌握在自己手里。医生只是在恰当的时候助上一臂之力。她的这种决心和信任,也给了我们信心,让我们甘于冒极大的风险,来帮助她保住胎儿、也保住自己。”珠江医院妇产科主任王沂峰教授说。

准妈妈怀孕6个月时竟查出宫颈癌!她做出一个决定,为母则刚啊

从希望到绝望:

怀孕6个月意外罹患恶疾

2019年3月,深圳的陈思(化名)刚过29岁生日,腹中还怀有已经6个月的宝宝。丈夫体贴,父母和公婆也关爱有家,一切都很美好。然而,一纸确诊书使这个家庭瞬间坠入谷底:陈思患上了宫颈癌,而且是相对罕见的癌肿——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(鳞癌),病情进展十分迅猛,确诊时已经是中期。

“从婚检到孕前检查、产检,我一样都没有落下,谁能想到怀孕期间也会得宫颈癌?”陈思无奈、不甘。

回想起来,从1月下旬第一次出血,还觉得可能是孕期的常见症状,到后来检出病灶、肿物迅速长大,到3月中旬,她第一次拿着报告单前往珠江医院找到王沂峰教授之前,陈思先后跑了深圳、广州的多家大医院。一开始被认为是宫颈息肉,后来确诊宫颈癌,医生们给出的一致建议是——终止妊娠。

这是陈思和丈夫期盼已久的第一个孩子,“已经能在肚子里踢腿和我互动了,我不舍得就这么轻易放弃他。”陈思坚定地对王沂峰教授说。

准妈妈怀孕6个月时竟查出宫颈癌!她做出一个决定,为母则刚啊

艰难的选择:

保胎!分娩后再行子宫切除术

过去的3个月,对珠江医院妇产科主任王沂峰教授团队来说,就是一场“硬仗”,每迈一道坎,都是重重险境。

“妊娠合并宫颈癌并不常见”,王沂峰教授表示,常规情况下,孕早期通常会先行终止妊娠,尽早积极治疗宫颈癌;如果接近了孕晚期,会建议提前分娩再行子宫切除术,后续根据肿瘤分期决定是否追加放化疗。

一心想要保住孩子的陈思此时的孕期只有24周,过早终止妊娠,孩子的存活率低;但不尽早确定具体治疗方案,病情持续发展,母亲和孩子都有危险。“孕24周确实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时间窗,医学指南上也没有任何明确的建议。”王沂峰说

到底保不保?一开始陈思一家人也有不同意见,陈思的丈夫、公婆、父母都坚决不同意保胎——尽快治疗,保住陈思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你想保住你的孩子。可你也是我们的孩子, 你还这么年轻。”陈思的爸爸对她说。“爸爸,对不起,原谅我。放弃宝宝我做不到。”陈思哭着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
就在一家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时间仍在流逝,陈思还在出血,而20天就疯狂长大了0.7cm的赘生物也仍在吞噬着她。王沂峰对陈思的父母说了一番话:我尊重你们的意见,我也是一名父亲,我理解你作为父亲对女儿的爱。不过如果现在放弃孩子,保住了命,她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,可能会留下一生的遗憾,她不会幸福。你再考虑考虑,是否尊重女儿的选择。”

孕期化疗的风险,医生解释得很详细,陈思和丈夫都很清楚,但继续妊娠,陈思异常坚定。经全院大会诊,陈思于4月与5月,分别进行了两个疗程的化疗。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与耐受度,常规一个疗程2天的化疗,医生谨慎地分成了5天。所幸除了偶有反胃,陈思化疗期间并没有明显不适,检查结果显示胎儿生长发育速率也很正常。

大作战:

十余个科室协作成功手术

随着孕周不断增大,子宫大量充血,母体输送来的营养不仅供给了宝宝,同样会使肿瘤快速长大,威胁母体和宝宝的生命。考虑到陈思已经进入孕晚期,第二次化疗完成后两周,经与家属充分沟通,王沂峰教授团队决定为她行剖宫产终止妊娠,并同时施行高难度的宫颈癌根治术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441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