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母如慈母!“孩子叫我一声妈,这就是我的责任”

再婚7天的付俨辉还沉浸在幸福的蜜罐里,却不得不向现任妻子李晓云暗示“离婚”:付俨辉带着三个孩子,大女儿小雨(化名)突然得了血液病,治疗费用高达几十万,家徒四壁的他不想拖累李晓云。

继母如慈母!“孩子叫我一声妈,这就是我的责任”

李晓云对丈夫付俨辉说,保住这个孩子,以后好好干,慢慢来,啥都会有的

47岁的李晓云毅然拒绝了付俨辉的“好意”,用视如己出的呵护无微不至地照顾小雨,3个多月来只回家3次看望自己的亲生女儿,演绎着一个后妈对继女不离不弃的亲情故事。有人问李晓云何苦守着这样一个家呢?她说:“孩子叫我一声妈,这就是我的责任。”

不能断的“亲情连线”

6月10日9时,李晓云和丈夫付俨辉从出租屋走出来,匆匆赶往一墙之隔的平安医院。“妮儿,妈妈正往你那边走呢,你别着急哈!”李晓云拿着手机,手机一直开着视频通话,屏幕上,女儿小雨的脸上挂满泪滴。

6月7日、8日,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小雨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,双胞胎妹妹雨露的骨髓液和造血干细胞悬液,将为小雨带来新生。妹妹雨露手术后就回家休养了,已在移植舱内生活了十多天的小雨情绪特别不好,总是哭。

虽然移植舱的探视时间是10时至10时30分,可10日这天还没到9时,李晓云夫妻俩就赶紧来到位于门诊楼15楼的移植舱门外,将手机镜头对准大门,小雨这才渐渐止住了哭声。他们就在走廊里一直等到10时。在这期间,视频通话始终没有停止。大门开启,夫妻俩来到小雨所在的8号舱,透过窗户望着里面的女儿。

“妮儿,妈妈来看你了!”通过对讲电话,李晓云详细问着女儿手术后每一点细微的感觉,还不时开个玩笑哄她开心。探视结束,夫妻俩刚往外走了几步,小雨的视频通话就又拨了过来。

只有几平方米的移植舱里,有电视机、手机和一个画板。7岁的小雨要独自在这里待上一个来月。从进入移植舱那一天起,除了探视时间和睡觉,母女俩的“亲情连线”就没有断过,每天持续十几个小时。有一次,李晓云回到出租屋,在把流量切换成WiFi的几秒钟里,两次挂断了小雨发起的视频通话。小雨的电话随后就打了过来:“为什么挂断视频?吓得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了!”

11时许,李晓云回到出租屋给小雨做饭。移植舱内的病人要求很高,做饭、洗衣都要用从医院接的专用水,就连盛饭盒的塑料袋都得专门消毒。李晓云边做饭,边通过视频通话跟小雨聊天。把做好的饭装进饭盒,在消毒后的塑料袋上写上床号,两层塑料袋之间加一点儿水……李晓云细致而又熟练地做着这一切。

11时30分,他们准时把饭送到了移植舱外。从护士那里拿上小雨换下来的衣服,他们又匆匆赶回出租屋。

继母如慈母!“孩子叫我一声妈,这就是我的责任”

入舱后,小雨更加依恋妈妈,每天都要保持与妈妈的视频通话

104天的悉心照料

6月10日,是小雨进舱第12天、生病第104天,也是李晓云和付俨辉登记结婚的第111天。小雨和妹妹雨露是如此依恋妈妈,但实际上,这对双胞胎并不是李晓云的亲生女儿。

47岁的李晓云老家在邢台宁晋。2014年,她结束了一段不如意的婚姻,与女儿相依为命。为了女儿上学,她没有回宁晋老家,而是选择继续留在藁城区梅花镇木连城村。去年,她与该村同样离异的付俨辉相识,今年2月20日两人登记结婚。付俨辉有一个12岁的儿子和一对7岁的双胞胎女儿,而李晓云的女儿今年13岁了。

新的生活刚刚开始,变故就出现了。2月27日,也就是领证第7天,双胞胎中的老大小雨突然生病。早上6时刚起床,家人就发现小雨的嘴里长了很多血泡,很快牙龈就开始出血。从牙科诊所到当地的中医院再到省儿童医院,当天下午小雨办理住院时,血小板已经低至27个。不久,她被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。

刚入院那会儿,小雨的病情很重。鼻血流个不停,两个鼻孔都堵着棉塞用来止血,只能用嘴呼吸。牙龈一直出血,得用棉球蘸上云南白药咬在嘴里。反复发高烧,身上还插满了各种仪器。李晓云不停地给孩子换药棉,用热毛巾擦身体,体温稍微降一点儿,就用凉毛巾敷额头。怕小雨发烧不能被及时发现,连续五天五夜,李晓云都没有怎么合眼。

事后说起那时的情形,李晓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:“孩子受罪我心里也难受,恨不得生病的那个人是我……”李晓云的面部曾长了一个血管瘤,手术切除时是从上颚切口的,那种痛苦她深有体会,因而更加心疼孩子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435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