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城系资本溃败

提到长城影视,可能很多股民都不熟悉,但是提到《红楼梦》、《武则天秘史》等知名电视剧,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。

事实上,长城影视就是打造出这些重磅电视剧的一家传统影视公司。

其实,早在2014年,长城系掌舵人赵锐勇就通过借壳江苏宏宝,将核心资产长城影视带上了A股,自己也摇身一变,从作家成了资本大佬。

随后,赵锐勇又“故伎重演”了两次。2014年7月,长城系通过出资4亿入主了四川圣达,随后改名为长城动漫;2015年,长城集团又斥资5亿,将天目药业的控股权收入囊中。

现在,在实际控制人赵锐勇的资本运作下,长城集团通过三家上市公司,已经打造出了“长城系”资本在A股的商业版图。

但是,庞大的“长城系”版图搭建了起来,却没有让长城系的上市公司一帆风顺的发展。

尤其在最近这两年,每次出现在舆论的聚光灯下,“长城系”的股票总是带着各种令投资者忧心的帽子:业绩亏损、商誉暴雷、董秘辞职、涉嫌信披违规、债务逾期、部分银行账户及子公司股权被冻结……

长城系资本溃败

在这样的困境下,无论从经营业绩还是股价表现来看,“长城系”资本已然呈溃败之势。

人事变动、债务难偿

6月9日晚间,长城影视发布了两则公告,又将这家上市公司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关于部分贷款利息到期未清偿的公告称:

长城系资本溃败

而这两笔未偿还利息的金额共计约为200.78万元。

关于公司董事会秘书辞职的公告则宣布了原长城影视的副总经理、董事会秘书符谙的离去,这也是第二个在长城影视任期不到就选择辞职的董秘。

另外,除了这次的董秘再辞职和又添未清偿债务,长城影视在今年面临的困境还真不少。

长城系资本溃败

长城系资本溃败

作为“影视借壳第一股”,长城影视曾经也顶着股民们万千期待的眼光,以22.9亿元借壳上市,成为继华谊兄弟和华策影视之后的第三家影视上市公司。

但是,从上市起,长城影视似乎就从来没有交出过一份让投资者满意的成绩单。

在借壳上市之初,长城影视曾许下承诺,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三个年度合并报表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93亿元、2.19亿元及2.43亿元。

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这三年长城影视承诺的业绩,其实从来没有达标过,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.79亿元、2.03亿元、2.28亿元。

长城系资本溃败

而到了2018年的年报,长城影视的业绩更是发生了大变脸,多个数据都出现了“千疮百孔”的局面。

长城影视作为“长城系”资本的宠儿,存在的问题与困境却多如牛毛,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长城影视的危局呢?

事实上,长城影视眼前的危局,正好和“长城系”的资本运作手段密切相关。

疯狂的扩张

毋庸置疑,长城影视的借壳上市是“长城系”资本正式入局A股的一个重要时间点。

回顾赵锐勇的资本路径,他非常善于利用资本平台的杠杆效应。在获取“长城系”的三家上市公司后,其开始了迅猛的并购重组,除了天目药业重组频频失败之外,长城影视四年收购28家公司,长城动漫2018年合并报表子公司达23家。

以其中体量最大的长城影视为例,赵锐勇通过“影视+资本”的方式进行了充分的扩张之路,也借此实现了长城影视疯狂式的发展。

根据不完全统计,仅2014年到2017年底,长城影视共斥资28.79亿元收购18家公司,其中包括6家广告公司、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。

长城系资本溃败

德林社根据公开数据整理

而除了疯狂的并购重组之外,“长城系”资本最擅长的手段,还有通过股权质押来进行融资,在三家上市公司发展的历史中,这一手段随处可见。

在长城影视成功借壳上市后,赵锐勇就迫不及待的进行了首次质押,质押股份数为1930万股,按照当日的收盘价19.52元,第一次质押融资就至少超过了一亿元。

也许是尝到了质押融资的甜头,“长城系”资本一发不可收拾,等到了2014年8月22日时,累计质押股份数为7430万股,融资超过4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笔钱已经足以完成对四川圣达控股权的收购。

这也就是说,即使不花一分钱,仅仅通过股权质押融资的方式,赵锐勇就可以打造出第二个上市公司——长城动漫。

后来,股权质押融资的手法在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身上也出现了重演。

2015年3月,“长城系”资本完成收购,打造出长城动漫后,立即将其所持2600万股质押,融资接近2亿元。

紧跟着,在入主天目药业后不久,长城集团也将2000万股予以质押。

截至现在,长城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长城影视2.04亿股股份,其中1.73亿股被质押,质押率为84.86%。

但与此同时,长城集团持有的1.70亿股股份被司法冻结,占其所持股份的87.20%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434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