稻盛和夫:领导者应舍私利、断私欲、行正道

稻盛和夫:领导者应舍私利、断私欲、行正道

即使牺牲自我也要将精力集中于企业,这才是领导者的本分。任用人才的关键在于相信人的成长,越成功、越伟大,就越该谦恭行事。

——稻盛和夫

追溯古今中西国家兴衰更替的历史,人民奋发图强,则国家发展进步;其后若人民滋生自满、自大之心,则国家日渐衰落。

因此,现在,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:如何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,唤回我们“美好的心灵”。

01

领导者应舍私利、断私欲、行正道

我邂逅西乡的遗训是京瓷创办约十几年后的事情。

公司急速成长,股票也顺利上市。然而,我内心却仍惶恐不安,总是担忧,若经营半段出现重大失误,不知何时企业或许就会沦落至濒临破产的境地。一旦破产,员工和他们的家人就会流落街头。

而且,公司上市后又新增了对股东们的责任。这些与公司休戚与共的人们,绝不能让他们受到牵连,基于这样的信念,我夜以继日、拼命工作。

某日,一位年长的先生来访。询问后得知,他是山形县地方银行原行长,退居顾问后管理着传承西乡精神的“庄内南洲会”。这位先生特意前来将《南洲翁遗训》相送于我。

稻盛和夫:领导者应舍私利、断私欲、行正道

△《南洲翁遗训》:

稻盛和夫最推崇的人生和经营智慧

那正是因公司的经营管理而奔波劳累、烦恼丛生的时期。

翻开从小敬爱的西乡的遗训集,书的内容便知磁石般紧紧吸引住我,从第一则开始读起来。

【遗训第一则】

立庙堂为大政,乃行天道,不可些许挟私。秉公平,踏正道,广选贤人,举能者执政柄,即天意也。

是故,确乎贤能者,即让己职。于国有勋然不堪任者而赏其官职,乃不善之最也。

适者授官,功者赏禄,方惜才也。

然,《尚书•仲虺之诰》有云:“德懋懋官,功懋懋赏”,德官相适,功赏相应,即此意乎?闻此言,翁欣然应之。

【译文】

在政府中执国家之政是行天地自然之道,行事不应挟半点私心。所以不论何事都应该秉持公正,依循正道,广举贤明之人,让能忠实履行职务者执掌权政,方为天意,换言之,就是遵循神灵的旨意。

所以,若真有真正贤明且适任之人,应该立即将自己的职位相让。由此而言,不论于国家有何等功勋,若将官职授予不胜任者以表彰其功绩,此为最大的不善。

翁道:“应慎重选择适任之人授其官职,有功绩之人则赏其俸禄,乃惜才之举也。”

那么,《尚书•仲虺之诰》中有言“德高者升官位,功多者厚褒赏”,这句话的意思是否指德行与官位相适配,功绩与褒赏相对应,听到有人这么问,翁大喜,回答道:“正如此言。”

这是《南洲翁遗训》开篇第一则。对于身为组织之长的领导者而言,应该将此视为自己行动的指针。

西乡虽然言及政治,但中大小型企业的经营者,甚至不论多么微不足道的机构的领导者,凡位于人上者均应有此觉悟。

西乡彻底否定了利己思想,认为领导者绝不可挟半点私心。读到此处,只觉当头棒喝。因为到那时为止,我还未能完全抛却私心。

如前所述,当时已实现了京瓷公司的上市,企业仍在不断顺利发展壮大。然而作为经营者,我与创业时并无分别,仍是个只知努力工作的“拼命三郎”,完全没有属于个人的时间,昼夜不分,废寝忘食。

当时我开始有了如下的思考。

所谓组织,原本并非活物,只有把经营者的意志、观念注入其中,才宛如活物般生气勃勃起来——向组织中注入生命正是位于领导地位的社长的本分。

那么,作为社长的自己在思考京瓷时,京瓷这一组织便具有了生命。而当自己的思维回到个人,考虑自己的事情时,京瓷这一组织就难以发挥它的机能了。

若果真如此,那作为经营者岂不是必须每天24小时一刻不停地专注于公司事物,完全将个人置之度外吗?这就是我的人生吗?

但是年龄正奔往不惑之年的我矛盾烦恼,翻来覆去自问自答。如果没有属于自己的充足时间,那好歹来世间一遭,如何能享受到完美的人生?

然而,身为社长,担负着诸多公司员工的人生憧憬,因为必须尽量消除作为个人的自我,必须以社长这一公众人物的意识,用更多的时间来投入工作。

一番深思苦索之后,我开始认识到,即使牺牲自我,也要将精力集中于公司,这才是领导者的本分。

恰好此时,我读到了《南洲翁遗训》中的这一节。“果不其然!”我如同获得了西乡的首肯,备受鼓舞。

作为领导者,基本上应摆脱个人的立场,不允许挟丝毫私心。当领导者的私心暴露时,组织机构就岌岌可危矣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432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