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操:一个乱世称雄的,孤独的文学爱好者

孤始举孝廉,年少,欲为一郡守,好作政教,以建立名誉,使世士明知之;故在济南,始除残去秽,平心选举,违迕诸常侍。以为强豪所忿,恐致家祸,故以病还。

去官之后,年纪尚少。故以四时归乡里读书,冬春射猎,求底下之地,欲以泥水自蔽,绝宾客往来之望。然不能得如意。

后徵为都尉,迁典军校尉,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,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,然后题墓道言“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”,此其志也。

而遭值董卓之难,兴举义兵。是时合兵能多得耳,然常自损,不欲多之;所以然者,多兵意盛,与强敌争,倘更为祸始。故汴水之战数千,后还到扬州更募,亦复不过三千人,此其本志有限也。

后领兖州,破降黄巾三十万众。又袁术僭号于九江,下皆称臣,衣被皆为天子之制。志计已定,人有劝术使遂即帝位,露布天下,答言“曹公尚在,未可也”。

孤讨获其人众,遂使术穷亡解沮,发病而死。及至袁绍据河北,兵势强盛,孤自度势,实不敌之;计投死为国,以义灭身,足垂于后。幸而破绍。又刘表自以为宗室,包藏奸心,乍前乍却,以观世事,孤复定之,遂平天下。身为宰相,人臣之贵已极,意望已过矣。

今孤言此,若为自大,欲人言尽,故无讳耳。设使国家无有孤,不知当几人称帝,几人称王?!

或者人见孤强盛,又性不信天命之事,恐私心相评,言有不逊之志,妄相忖度,每用耿耿。齐桓、晋文所以垂称至今日者,以其兵势广大,犹能奉事周室也。

孤祖、父以至孤身,皆当亲重之任,可谓见信者矣,以及子桓兄弟,过于三世矣。

孤非徒对诸君说此也,常以语妻妾,皆令深知此意。孤谓之言:“顾我万年之后,汝曹皆当出嫁,欲令传道我心,使他人皆知之。”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。所以勤勤恳恳叙心腹者,见周公有《金縢》之书以自明,恐人不信之故。

然欲孤便尔委捐所典兵众,以还执事归国,实不可也。何者?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。既为子孙计,又己败则国家倾危,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,此所不得为也。

孤闻介推之避晋封,申胥之逃楚赏,未尝不舍书而叹,有以自省也。奉国威灵,仗钺征伐,推弱以克强,处小而禽大。意之所图,动无违事,心之所虑,何向不济,遂荡平天下,不辱主命。

江湖未静,不可让位;至于邑土,可得而辞。今上还阳夏、柘、苦三县户二万,但食武平万户,且以分损谤议,少减孤之责也。

——《三国志·魏书·武帝纪》

曹操:一个乱世称雄的,孤独的文学爱好者

本文《述志令》(节选),又名《让县自明本志令》。是反映曹操思想和经历的一篇带有自传体性质的散文。写于建安十五年(210年),曹操五十六岁。

彼时,他完成统一北方大业后,政权逐渐巩固,继而想统一全国;但是孙权、刘备依然在江南盘踞发展。他们除在军事上联盟抗曹外,在政治上则抨击曹操“托名汉相,实为汉贼”,“欲废汉自立”(见于《三国志·吴书·周瑜传》)。

在这种政治形势下,曹操发布了这篇令文,借退还皇帝加封三县之名,表明自己的本志,反击了朝野谤议。

前半部分侧重叙事,概述了曹操本人早年的经历和逐渐统一中国北方的过程,表达了作者以平定天下、恢复统一为己任的政治抱负。

后半部分侧重“明志”,借用典故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品格。写得很真诚,不装逼也不霸道,但磅礴之气呼之欲出,表现出了一个政治家的气度和见识。

就文笔而言,文章朴实无华,直白自然,语言流畅,毫无雕饰之迹,可谓文如其人,表现出了曹操干脆利落而坚定不移的性格及处世原则。

鲁迅先生就很欣赏曹操的坦率:曹操自己说过,“假如没有我(曹操),不知有多少人称王称帝。”这句话他倒没有说谎。(见于《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》)

评赞说:“在曹操本身,也是一个改造文章(这里意指文化)的祖师,可惜他的文章传得很少。他胆子很大,文章从通脱得力不少,做文章时又没有顾忌,想写的便写出来。”曹操今传文赋中,此文最具这种特色,值得后人借鉴。

曹操:一个乱世称雄的,孤独的文学爱好者

年轻时候的曹操任性好侠,放荡不羁,不修品行,不爱读书(经学),所以当时的人不认为他有什么特别的才能,只有梁国的乔玄认为他不平凡,乔玄对曹操说:“天下将乱,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,能安之者,其在君乎?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431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