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变形计》“变形”最成功少年成“老赖”,被限乘高铁飞机

6月8日,曾经被认为是湖南卫视《变形计》节目中“变形”最成功的少年易虎臣,因为借粉丝巨款不还,被法院列为“老赖”(失信被执行人),再次走入公众视野。

《变形计》“变形”最成功少年成“老赖”,被限乘高铁飞机

易虎臣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

2012年,初二的易虎臣作为《变形计——少年何愁》的城市主人公,与云南省思茅家境贫寒的吴宗宏互换7天身份。节目播出后,易虎臣一夜爆红,收获接近200万粉丝,他拥有了自己的粉丝团,经常出席公益活动。但网上的负面新闻也随之而来:放弃中考,酗酒打架,被学校开除……

2017年12月,红星新闻曾独家报道过易虎臣欠粉丝钱不换的风波,当时易虎臣承认他借钱的事不存在误会,还在微博讲述了自己借钱不还的始末,“我太想超越父亲,过早跨入社会,被人骗了。”易虎臣的父亲也曾向红星新闻表示,儿子欠的钱他一定会还上。

如今一年多过去了,这些借钱的粉丝赢了官司,但没有一个人拿到钱。广东诚公(贵港)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宏驰代理了14起与易虎臣相关的民间借贷纠纷案,他告诉红星新闻,易虎臣和他父亲曾多次承诺要还钱,但是最后都没有兑现,“去年年底,易虎臣的父亲说会卖房子还钱,后来不仅没还,人也联系不到了。”

《变形计》“变形”最成功少年成“老赖”,被限乘高铁飞机

易虎臣当年上节目时的视频截图。图据网络

14位粉丝借30万给“偶像”

与易虎臣的大部分粉丝一样,郑青秀(化名)也是在看完《变形计——少年何愁》后开始关注易虎臣的。据他回忆,2017年6月左右,他看见易虎臣在微博发布的借款消息,“你们借呗额度都多少?帮个忙,有酬劳,急急急……”他便留了言,随后,易虎臣便私信他,向他借钱。

邵阳县人民法院的一份《民事判决书》显示,郑青秀于2017年6月28日通过借呗贷款20000元,并通过支付宝转账借给被告易虎臣。后原告又于2017年11月19日、11月20日、11月30日通过支付宝分别转账借给被告5000元、4000元、6000元。原告共借给被告35000元,贷款实际日利率为0.047312%。2017年11月30日,被告易虎臣出具借条确认欠原告借款本息36430元,承诺于6个月内还清。

至2017年12月26日,因易虎臣逾期不履行还款义务,邵阳县人民法院还受理了另外9起以易虎臣为被告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。最终,邵阳县人民法院判决,易虎臣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原告郑青秀借款本息36430元。郑青秀告诉红星新闻,他至今没收到易虎臣一分钱。

《变形计》“变形”最成功少年成“老赖”,被限乘高铁飞机

易虎成给粉丝的借条

刘宏驰代理了郑青秀与易虎臣的借贷纠纷案后,来自全国各地的多位借钱粉丝也联系到了刘宏驰,最后他为14位当事人代理了案子。刘宏驰介绍,14起案子涉及金额接近30万元,当事人的情况类似,年龄不大,有的是学生,有的刚参加工作,经济都不富裕,他们大多都是易虎臣的粉丝,当时用花呗帮其贷款,而后来易虎臣没有还款。

刘宏驰记得,郑青秀案子开庭当天,易虎臣并没有出庭。第二天,邵阳县法院组织调解,刘宏驰见到了易虎臣。当时,有3个案件,易虎臣接受调解结案,他愿意出600元的诉讼费,并承诺会在15日还钱,但最终并没有兑现。

刘宏驰说,代理案子后,他曾多次打电话找易虎臣,一开始对方电话还能打通,后面就一直不接,后来当事人找到了易虎臣的父亲,与他父亲联系后,他父亲一次次答应还钱,最后都没还。“法院曾查过易虎臣的所有银行账户,发现总共只有100多元。”刘宏驰认为,易虎臣没钱,但是他父亲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,不应该说话不算话。

曾回应称“借粉丝的钱不存在误会”

2017年,易虎臣的父亲易先生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,曾讲述了儿子参加《变形记》后的生活。他说,参加完《变形计》第一年儿子的表现还不错,后来就一年比一年差。“那时候我家里的电话一天要接一两百个,他的手机更是整天响不停,哪有心思做其它事儿。”那时候易虎臣像个公众人物一样,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多。“整个学校的人都认识他,他连上厕所也很多人盯着看。”易先生说,无奈之下,给儿子换了两次学校,但还是没有用。

易先生介绍,后来易虎臣想辍学创业,他当时给了儿子两个选择:一是帮他管好家里的公司,二是出去创业,但是要向他保证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。易虎臣选择了后者。易先生说,从学校出来后,儿子和很多人合伙开了几个公司。他也曾去过他们的淘宝店,“那里一排电脑,很多衣服,像模像样的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425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