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疏解的最大难点痛点:人不随着产业走

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、也在疏解人口,疏解非首都功能和疏解人口是相辅相成的关系。北京内部给出的目标就是:北京控增量、疏存量,发挥非首都功能疏解对人口调控的带动作用,推动“人随产业走、人随功能走”

然而,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和疏解人口的最大难点:人不随着产业走。

北京成本高?走了收益大?

在北京疏解的过程中,一个典型的思维模式就是:北京的成本高(包括生活成本和生产成本),因此离开了北京,成本就会降低,收益就会变大。按照这个角度,疏解会比较顺利,直接引导要被疏解人口离开北京就好了。

然而,北京成本高本身是一个悖论,简单来说:在北京,只要住的地方解决了,成本就不高。简单来说,北京贵的东西,只有一个,那就是:“住”。

其他方面,北京的成本都并不高,而北京丰富的市政设施,丰富的市政基础,便利的交通,其实还让很多成本变低。 因此,以北京成本高为基础,进行人口疏解,不可能达到“人随产业走”的目的。

即便是住这个因素,北京能选择的居住的地方也还有很多,尤其对于已经住在北京的人,他们是不可能很快离开的。

北京疏解的最大难点痛点:人不随着产业走

北京其实没疏解核心产业

北京在疏解的过程中,目前进行的还是区域批发市场、区域物流基地。准确来说,这些地区疏解到哪里,也不会对当地经济起到太大拉动作用。低端产业就是低端产业,在北京是低端,到了京津冀城市群还是低端。

北京的区域批发市场的疏解如图所示。

北京疏解的最大难点痛点:人不随着产业走

北京的六大高端产业,尤其金融、科技方面的,其实还没有开始进行真正的疏解。北京中关村容纳了大量的产业和就业人口,这些产业链条非常长,就业人口也多。可以说,只有以科技为代表中关村地区真正开始向京津冀城市群转移,“人随产业走”才可能真正流动起来。

北京疏解的最大难点痛点:人不随着产业走

“人不随产业走”的根本原因

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和疏解人口的过程中,其实最快见效的首都已然是“堵”,而不是“疏”。当然从可执行层面上来看,“堵”的效果的确很快。

何为“堵”呢?那就是靠行政命令拆除城乡结合部、拆除区域批发市场,原本在这里聚集的人口,就聚不了了,只能搬到其他地区。 从用“疏”的方法,才是“人随产业走”。然而,这是比较难的,为什么呢?主要是下面几个原因:

北京产业还没有真正的疏解起来,高端产业都没动低端产业的人口,在哪里生活都是生活,对产业的依附感不强北京不可能让所有低端产业消失,所谓要疏解的人口,总能找到产业

这里面的根本逻辑就是,在北京的常住人口中,越是低层次人,能选择生活的产业就越多多,即便把一个非首都功能疏解走了,他们换一个产业也差别不大。

因此,“人不随产业走”是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和疏解人口的最大难点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2strising.com/34038.html